葡京网上娱乐:我不是个逆子

新鲜好玩,刺激,娱乐新生活

葡京网上娱乐:我不是个逆子

2018年10月24日 葡京网上娱乐 0

当看清那人的脸庞时,尽管一直都在意料之中,但她终于是忍不住叫了出来:“算命师!”她手中的匕首掉在地上,算命师的手顺势松开了。他一声叹息道:“算命算命,算的只是今生走过的路,却看不透前世的恩恩怨怨,又为何要算命?”

小伙子急忙问道:“爸,你去哪了?你怎么也会相信所谓的前世今生来了?难道这就是科学所在吗?”他点点头:“自然,无处不科学,只是愚昧的人类感官太狭窄,自以为感觉不到的就是不可能存在的,是虚假的。世人太虚伪了,也太无知。”

中年妇女摇头道:“都疯了,全都疯了。爹,您没事吧?那疯女人,早晚得蹲局子。”想不到老人家却说:“不,都是我的错,是我负心了。曾经许下的誓言,却被我践踏了。”说着将自己从前的历历往事告诉了中年妇女。中年妇女瞪大眼睛道:“真的会有前世的记忆?世间许多烦恼都是因此而起?可纵然如此,爱情本就是一场不可靠的许诺,这不是错,更不是犯罪。她恋你如痴,是她前生的罪孽。啊,我怎么也相信这前生来了?”算命师接着道:“前生没有错,罪孽却本不该有。”又将目光转向了她:“孩子,现在许多人都已经有了前世的记忆,他们都带着前世未了的心愿来到这个世界上。你想不相信?相信的话就随我来,法律会还给你们一次公平的复仇机会的。”老人家怒道:“逆子!有子如此,养你何用?如果当初和她在一起,哪会有你的存在?”

算命师十分平静地说道:“万道轮回,听天由命。我不是个逆子,只不过是替天行道而已。您先别动怒,毕竟真正犯了杀人罪的人不是您。”中年妇女冲了过来,“啪”的一巴掌打在算命师脸上:“那是你母亲?她要为你这个逆子所谓的正义感背负恶名?”算命师没再说话,只是表情冰冷。而她的手,却和算命师的手抓在了一起。算命师拉着她,转身就往屋角走去。

“臭小子,还愣着干嘛?那里有地道!”中年妇女迅速地推着小伙子向他俩的背影追了过去。可是已经来不及了,算命师穿着背心和短裤,如同泥鳅一般溜入了角落的柜门内,然后将她扯了进来,柜门啪的关上了,妇女的指甲恰好被柜门磕到了,肿起了一道月牙形的紫色血痕。她一边抽着冷气,一边用力推门,却再也打不开了。小伙子嗅了嗅鼻子,有些疑惑地说道:“里面有股潮乎乎的发霉味道,还有很阴冷的气息,刚才我就莫名其妙地抖了两下身子。”他的母亲也说道:“哼,我就当没有这个狼丈夫!你也当没有这个父亲!”小伙子苍白的眼神默默地盯着柜门,似乎思想已经被抽空。

暗道里又湿又滑,还有一种腐朽发霉的怪味,特别是缺乏氧气,让她觉得特别胸闷。算命师顶着浓浓的鼻音说道:“再坚持一会儿,到下面就有排气孔啦。”

她也不敢再问什么,因为她又闷热又饥饿,一开口又得消耗更多的能量和氧气。她只是微微抖着身体,莫名的寒意使得她的鸡皮疙瘩都根根竖起,如同城墙边上站得笔直的士兵队伍。拐了几个弯,好不容易看到了一丝昏黄的光线,虽然温度似乎是更低了,但她却觉得一股暖意慢慢地涌了上来,遍布了肉体,也缓和了发自灵魂的恐惧感。他们都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坡度渐渐变缓,拐过布满尖利石块的坑坑洼洼的小路,眼前豁然开朗。昏沉沉惹人发困的灯光下赫然是一间厂房,有几台黑乎乎的大型仪器站立在较为平整的地面上,不知为什么,她的指尖变得冰冷。这里虽然没有那么寒冷,也有一定量的氧气供应,也有现代化的设备存在,可她就是感觉到了一种诡异的气氛,仿佛这里是通往幽冥地府的链接通道。

算命师看着她,淡淡地笑了笑,拉着她继续往前走。她这才开口问道:“你到底是谁?你真的只是一个流落街头的算命师吗?”

他呵呵笑着说:“是的,我是一个算命师。但是我不止算今生的命,还将人前世的恩怨都带到今生里的记忆来。”她听得毛骨悚然,惊叫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他又笑道:“不用害怕。在我这里,即使死人也会变成活人。我就要打破科学界一直尘封着的和佛教对立的观念,用自己的行动来证明你并不是孤立的,也有许多的人与你同病相怜——或许我这个词用得不太准确,还请原谅。”她看着算命师略显苍白的脸色,定了定神问道:“你找出了许多人前生的记忆?”算命师摇摇头:“不。我只是收集了人们逃出躯壳的灵魂,然后用先进的仪器转化成一种特殊的生物电磁场,再植入一些逝者的大脑里,让它们带着别人‘前世的记忆’复活——自然那里面也有尚未排解的恩怨情仇,以及无数别人还未实现的抱负。”

她如同胸口被捶了一拳似的连连后退,同时大叫道:“你这个坏蛋,你怎么可以这样做!你明白你这样做会让世界变得多么糟糕吗?恩怨情仇怎能移花接木?已死之人怎么能通过植入意识而重生?没想到你比你的父亲还不如!”算命师苦笑道:“可是我一心一意为了你而冒险逾越法律和道德的禁区,我为了让社会关注你们这些几十亿分之一的‘再生人’的心理而不让你们就这么被毁了一生,为了让你们尽早算清轮回中的债,我不惜和父亲翻脸成仇,我也知道如果当初他选择的是你而不是我母亲,或许就不会有我出现,我的一生虽然没有享受太多的幸福,但也比没来过好千百倍。我为自己的科学研究而倾注了大量心血,别人认为我走的是旁门左道,我却深深地沉浸其中不可自拔,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罪过,一种浪费生命的表现,但是我为之兴奋,我无怨无悔!可是我,我为了你。辛辛苦苦设下了这么一场骗局,是为了让社会引起重视,从而给你一个公正的裁决!你明不明白!我既感激我的家人,又恨他们这种毫无责任心的举动!而你今生应该得到的真爱,凭什么就为此而白白流失了呢?孩子,你明白了吗?如果你良心不安,也可以将我亲自送上法庭,我愿意为此付出一切,只要你的心愿得以圆满!”

她蹲在地上抽噎着,仿佛一只楚楚可怜的小松鼠,因为丢掉了可口的松果而哭泣。而这松果,寄托了她的所有情感和幻想,她很矛盾,很困惑,她甚至为自己难以忘怀前世的情而感到痛楚。不知道这是不是报应,他的儿子为了良心,背负了巨大的罪过,去为了偿还他欠下她前生的情债。

算命师默默地叹口气,他打了个响指,只看见昏黄的灯光下走来了十多个中年男子,他们身上穿着一套紧身的黑色连衣裤,眉间抑制不住流露出一种忧愁和困惑的神色。他们走到算命师身边恭恭敬敬地站住了。算命师逐一和他们握手,然后微笑道:“恭喜你们重生了。”

黑衣男子们沉默着,没有说话,也没有将身上的肌肉动一下。但他们显然有自己的情感,那双眼睛流露出一种浸泡在回忆之中的特殊光华,有些痛,也有些怀念。她一抬头,就和他们的目光起了一种特别的感应。这时他们的嘴角动了动,似乎是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算命师拍了拍她的背,开心地大笑起来:“他们就是再生人,都带有前世的恩怨情仇,而且都属于别人的。他们将不再纠缠于情感左右,而大胆地快意恩仇,因为他们的基因里没有那种和意识相匹配的血浓于水的感应。所以那些负心的男男女女,即使再富有再有权势,都会得到他们的报复,但那些人永远不会知道,这些陌生人带了他们故去亲属的意识,‘借尸还魂’前来复仇。即使事情闹得大了,他们就会以‘转世再生人’的身份自报家门,经过深度催眠,前世的一切记忆历历在目,法院就会同时给你们这些群体一个正当的复仇机会的。而他们的新人生,也就从此开始了。你也是,小姑娘。”

她没有说话,但她一直在听,听得很认真,也听得十分的动心。算命师接着说:“电磁波可以转化成生物电的形式,在人脑休眠的时候,许多的细胞依旧在工作,这些细胞就将白天残留的一些记忆信息收集起来,组合成梦境片段。当然因为此时人脑停止了思维,外界的电磁运动就容易对活跃的细胞所处理的信号产生一定的干扰,外界的信息就不知不觉进入了梦里。你所梦见的那个‘小妖精’转世,其实是我精心设计的一场骗局。你不该把那个小女孩绑架来的。”

她低沉着声音道:“我是为了骗你们家人的。其实我也清楚地知道,这种事情几乎不可能发生的。”算命师笑着问道:“你想知道那个小孩是谁吗?”她点点头。算命师道:“她是我弟的小女儿。据说她刚出生的时候,依旧对前世有一种特别的记忆。她还记得,三生石旁,有一条河,上面漂浮着一条洁白的手帕,而那条手帕,就是我父亲年轻时候的留恋。她把这条手帕捡了回去,希望能找到这条手帕的主人。而我父亲当时也后悔丢掉了那条手帕。后来她出了交通意外被送到医院,就再也没有苏醒过来。我解读了她的意识磁场,才发现这么一段和父亲年轻时有关的记忆。”

“那她是怎么以一个孩子的形态重生的?这也是你的干涉吗?”

“当然,”算命师有些得意,“我可以用等离子发射器控制磁场的运动,将这种意识能发射到临盆女人的胚胎里,使得胚胎的自然灵魂也拥有了这种意识的概念。但这种意识究竟能不能影响到这个孩子的将来,概率也说不清楚。只是我想要告诉你,我们的认知不能局限于科学界划定的条条框框之中,不然我们就永远也跳不出自己的感官范围。你担心我会不会继续这么做?只要你的生活有了希望,我就立马收手。我想你保证。”

她喃喃道:“你本来不该为我做那么多的,他们毕竟是你的父母亲。”算命师严肃地说:“因为我相信你是善良的,所以我这么做了。”她的热泪又抑制不住了。

这时那些黑衣人中的一员开口说话了:“姑娘,世界并不是完全公平的,我们都只是演戏的戏子,按照编排好的剧本演绎跌宕起伏的悲欢离合,很多时候我们在各种抉择面前无能为力。但生命的泉水是永无止境的,就如同宇宙中智慧能量的存在是永远不会消亡的。我们或许能感知到自己的重生,也就被迫痛苦地记忆了前世,无法静下心来开始一个充满阳光的新生。但这位算命师大叔,他不惜冒着亲人可能遭罪的危险为一个原本陌路相逢的女子洗清冤屈。冒着法律的责罚挑战科学的底线,我们所能做到的,就是更好地活着,活下去,让大叔高兴,让他这个平凡人物完成一生中最不平凡的心愿。”

她抽泣着,重重地点了点头。眼前的世界只剩下一片斑驳交杂的光芒,恍惚之中,三生河畔的白衣男子又走了过来。